選單

[ 回目錄 ]

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

30歲的民進黨氣力衰退了嗎

子曰:三十而立。30年前的明天,走過長長抗爭路的黨外人士在戒嚴下組織了民進黨。14年後,政黨輪替,上台;8年後,下台;再8年,第二次上台。而立前夕,有媒體嗆聲,30而法西斯。老實說,因個案而說民進黨是法西斯,不免誅心。然則,於無聲處聽驚雷,身為一個走過那段漫漫長路的老黨外、老黨員,卻有幾許感觸。


不久前,民進黨前秘書長王拓病逝,主席蔡英文指示全力協助家屬辦理後事。因王拓一生經歷豐富,作家、鄉土文學論戰主將、左翼社運的積極參與者、美麗島案受難者、民主運動的前輩,同志、朋友、故舊繁多,或許處理不周,遂有所謂的「王拓告別式羅生門」。


與王拓相識逾40年的作家季季受邀擔任治喪委員,卻未接到訃聞,以致錯過由民進黨中央黨部主辦的告別式。季季撰文感慨告別式來賓多為民進黨成員,幾無文學界友人,「王拓往下看必感遺憾。」民進黨人士則表示,王拓的告別式,民進黨與王拓家屬早有分工,由民進黨負責聯絡政治圈人士,家屬則聯繫文學圈及王拓友人。言下之意,這不是民進黨的責任。


更往前,遼寧一陸客團在台發生火燒車悲劇,全團24人加導遊、司機全部遇難。頭七公祭時,陸客團沒有蔡總統的輓聯,但導遊有。於是兩岸媒體齊轟,總統府則解釋說:「導遊家屬有來跟總統府要輓額,但陸客沒有。」言下之意,總統府按章辦事,沒有錯。


這是兩件性質不一樣但本質一樣的小事。本來只是工作層級的輕忽,但最後被罵的對象投向黨、指向總統。平情而論,這不是要命的錯誤,但確是一個疏失。按常理,受到指責,將心比心的反應可以是:我們確實有疏失,謹向相關人士致以歉意,並檢討改進。我想,講類似這樣的話,應該沒有人會認為民進黨很委曲,也應該沒有人會說不能接受、不可原諒!


但民進黨事後的反應不是這樣,給人感覺是要命的自負。它反射的心態是,我按章辦事,我們早有分工,我沒有錯啊!日本作家塩野七生用15年寫出15冊之多的《羅馬人的故事》,對雄偉的羅馬帝國何以崩塌滅亡,提出她的看法。她認為原因出在羅馬人的氣力衰退了,失去了活力(vitality),而這是羅馬人喪失了自信所造成的結果。


要命的自負通常就是沒有自信衍生出來的。或者怕承認錯了就會進一步損失什麼,所以就硬是不承認錯誤;或者於理未必有錯,但實在傷了另一方的內心、情感……,因此需要以氣度來包容,但就是沒有那種同理心。


從歷史來看,一個人、一個組織、一個時代……,自信、活力、氣力、欣欣向榮這些是連結在一起的。在兩蔣政權高壓統治底下,手無寸鐵的黨外人士之所以能對抗黨國,並且在不很長的時間獲致一定程度的成果,恐怕就是依靠著追求正義、自由這類理念的自信、活力與氣力等等精神力。


無論是從俗世政權的歷史,還是從屬靈之教會處理與社會之關係的歷史,我們都可以得到教訓,當這種依靠活力等精神力開創出新局而走向科層建置,並且例行化地等因奉此、照章辦事、依法行事以後,氣力往往就衰退了,活力往往就消失了。要避免掉入這種陷阱,需要不斷的自我改革。


三十而立的民進黨,氣力衰退了嗎?也許,經常地自我反省,不斷的自我改革是需要的!


資料來源: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60927/956454/

馬老師開講:中華民國是正統

總統馬英九昨在東吳大學首度以「馬老師」身分進行講座,講題「台灣的國際法定位」。他問到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是新政府或新國家時,一名彭姓陸生回答:「是新政府」,馬立刻尖銳反問:「若不是成立新國家為何改名?」「改了名字還是同一個國家?」彭說:「這是確定的。」馬問:「誰確定?」彭強調:「還是中國,但是不同的代表。」馬堅持國父推翻滿清建立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才具有代表性。


馬英九日前接受聘書,擔任東吳大學「嚴家淦法學講座教授」,未來每個月都將上課一次,昨吸引三百多名學生聽講。會後,一名企業管理系大三許姓同學稱讚「馬老師」,上課風格幽默風趣,又可以和時事融合,下次還要再聽課。來自武漢的法研所碩二班陸生吳同學認為,馬在國際法上有這麼大功力,令人大開眼界,希望兩岸不論在學術或立場上有更多交流,更有助於兩岸和平。


指入聯是對美挑釁

在與學生互動時,馬英九表示,聯合國憲章上寫的是中華民國,但我們的代表權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所以二七五八號決議講的是「我們丟失代表權,而非會籍」,外面說「我國退出聯合國」這樣的說法有問題。馬也提醒,最近有人推動入聯「要很小心」,因為入聯是要成立一個新的國家,過去也曾推動入聯就被美國人視為挑釁。

至於台灣這次未收到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邀請函,馬英九認為,三年前我國有機會到ICAO開會,是睽違四十二年之久,台灣身為國際重要的飛航情報區卻不能加入,「我們應該有這權利,但做事情還要講方法,是經過努力的。」

笑言毛澤東悔改名

馬英九事先預擬二十二個問題問學生,當問到「毛澤東在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宣布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是成立一個新國家還是新政府?」特別點名陸生回答。一名彭姓陸生認為:「是新政府,不是新國家。」馬反問:「若不是成立新的國家為何要改名?」彭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說孫中山先生領導辛亥革命沒有完成他的人民政府,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完成了這個任務。」
馬英九追問,「那為何要改名,不改名不行嗎?」「難道你從姓彭改成其他姓氏,大家還會認為你是彭家人嗎?」彭生未回應。馬說:「聽說其實毛澤東很後悔改名。」彭則回答:「有時候可能台灣聽說的會更多!」馬才笑著說:「感謝你對台灣言論自由的肯定。」

馬英九與學生 課堂互動

●開羅宣言跟波茨坦公告對同盟國的國家有沒有約束力?
.台灣學生答:外交就是比拳頭大,法理沒有約束力,但國際政治現實有。
.馬評:結論沒問題,但論述是錯的。開羅宣言有約束力,雖以新聞公報發佈,日美都將其列入條約集,當然有約束力。
●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間的變化?
.陸生答:中華人民共和國改名是因為要與中華民國區分意識形態,是資本主義跟社會主義的不同,改了名字還是同一個國家。
.馬評:聯合國憲章中寫的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四個字在國際法有法理正當性。
●香港是不是固有疆域?
.香港僑生答:港澳都是中華民國固有疆域,法律上我是中華民國香港地區的居民
.馬評:看起來你好像是專程代表香港來發表聲明

法律算什麼 的瘟疫四處蔓延

有誰比法律大?台灣的例子:貴如總統陳水扁,涉貪即遭司法起訴,審判定讞就入獄服刑;縱然深綠支持者持續為其奔走,縱然同為民進黨的蔡英文當選總統,但至今只能在法律框架允許內進行保外就醫。


美國的例子:水門案人盡皆知,世人多以政治醜聞視之,但真正迫使尼克森不得不下台的,仍是司法的力量。是聯邦最高法院命令尼克森交出錄音帶,貴為總統也不能不服從,自知其罪難逃而辭職下台;並經由繼任的福特總統赦免,才得以免除其他司法責任。
總統也不能比法律大。貪腐如陳水扁,濫權如尼克森,在法律之前只能俯首臣服。幸好民主法治國家有此底線。


然而,今日台灣,法律大崩解正在人民眼前上演。近日沸騰的國中老師蕭曉玲免職及復職風波,一宗已走完訴願、再訴願等行政救濟程序,復又經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審理定讞的事件,卻因市長柯文哲一人的堅持,無視訴訟結果,不但讓她復職,還要賠償過去九年訴訟期間的薪水。


蕭曉玲自稱是因反對前市長郝龍斌的「一綱一本」政策才遭解聘,形塑其「政治受害者」角色;但證諸事實,她是受到學生及家長集體指控,提出她辱罵學生、上課遲到缺席、違反教師法洩漏學生個資等諸多證據,被認定教學「不適任」,才有解聘之處理。


教師適任與否,本有客觀標準,就算退一萬步捨「適任」定義的仁智之見不論,僅就法律程序而言,已由最高行政法院定案之事,卻因市長一人之見而翻盤,致連市長欽命的法務局長和教育局長都隨後請辭以表達異議。這種「我比法律還大」的態度,恐怕陳水扁和尼克森也望塵莫及,卻在柯文哲的「朕意」之下遂行。


柯文哲主導蕭曉玲案,眾目睽睽之下踐踏法律,卻不是單一個案,而是民進黨重拾政權以來,以「轉型正義」旗幟包裹「藐視司法」之見微知著。政壇上一而再、再而三上演「法律算什麼」之例。「不當黨產委員會」最近命令相關銀行凍結國民黨的支票和帳戶,但是,該委員會既非銀行主管機關,也無法律依據,竟可一聲令下便插手民間或私人團體的財產。


試想,就算代表國家執行公權力的檢察官要羈押被告,都得經聲押和法院裁定的程序,許多時候並不是想要押人就可以押人。而黨產會尚未走完召開聽證會認定「不當」與否的程序,哪來「協調銀行局」的權力?黨產會主委顧立雄是律師出身,如此為所欲為,依據的到底是法律見解還是政治權力?


「我比法律大」之蔚為風潮,源自政治推波助瀾。蔡英文上任不久即召見徐旭東處理國道收費員事件,開口便承認該案在法律層面沒有問題,卻以「企業責任」為名強迫遠通掏錢。企業家縱然法律上站得住腳,但「朕」一開口,民如何敢與官鬥?此例一開,「法律算什麼」的瘟疫便四處蔓延。


最近在反迫遷運動抗爭的背景下,林揆一口同意「張藥房」原地重建,只不過是冰山一角。內政部正研議修正《土地徵收條例》,被徵收戶就算是違建、占住戶,也可比照原住戶要求安置、領取房租津貼、地上物補償等等。對違建戶不提違法占用在先之事實,只需要抬出反迫遷的擋箭牌,便如同「正義」護身符上身,大搖大擺質問:法律算什麼?


法律到底算什麼呢?曾令美國總統尼克森自動下台,撐過百萬紅衫軍圍城的陳水扁卻躲不了牢獄之災,都是因為法律底線鞏固著社會規範的骨架。如今柯文哲眼裡無視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顧立雄不甩憲法保障的人民財產權,任何明顯違法的個案掛上「轉型正義」招牌便通行無阻。「法律算什麼」的瘟疫若再如此蔓延下去,蔡英文個人聲望「雪崩式下跌」自是必然,而國家的法治基礎「雪崩式瓦解」才更令人擔心!


資料來源: https://udn.com/news/story/7338/1988621

他們65歲 展現銀光力

台灣最年長的「四年級同學」今年六十五歲了,這群曾參與創造台灣經濟奇蹟的「老人」,翻轉過去老、貧、病三位一體的形象,他們有錢、更有能力和經驗,仍然舉足輕重,善用他們的「銀光力」,就有機會建構台灣更好的未來。
為描繪現代老人的樣貌,聯合報願景工作室進行「老人定義與形象調查」,結果發現,雖有四成民眾認為法定老人的門檻應維持六十五歲,但也有三成七同意應提高至七十歲以上,六十五歲不算老;受訪者年齡愈大,贊同年逾七十才是老人的比率愈高。


調查也發現,社會普遍認為老人弱勢,但現在的老人,不論健康、經濟狀況與心態,都不同於社會對老人的刻板印象。


台大社會系教授馮燕認為,醫療進步和公衛普及,現在的老人,外觀、心態都不老。她呼籲別把老人當作弱者,老人絕非依賴人口,「老力」雄厚,值得開發投資;我們也應該改變觀念,告訴自己,六十五歲並不老,人生七十才開始,老人的定義至少應上修至七十歲。
衛生署前署長楊志良表示,現在絕大部分的老人身體狀況均不錯,即使到了人生七十古來稀的階段,仍可獨立自主,「退休後,人生更精彩」,如何活躍老化、享受人生,甚至再度就業,貢獻所長,將是每個人的重要課題。


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說,老人就醫頻率與失能率在七十五歲之後明顯提高,六十五歲仍身體健康,何老之有?這一輩老人忘齡活躍且積極參與社會,老力加上銀髮和熟年商機帶來的銀光經濟,善用銀光力,是改變社會不可或缺的力量。


延續前兩年對熟齡社會的關懷,聯合報系願景工作室今年推出「活躍老化3.0/銀光的力量」,今年鎖定「青銀共創」,翻轉老人刻板印象,並介紹願意幫助年輕人的青創導師及因社群平台發展出的祖孫新關係。我們相信,青銀共創不僅營造更友善的生活環境,帶來的社會財富流動,可以實踐社會正義,改變社會。


資料來源:  https://health.udn.com/health/story/10422/1988622

66歲李濤忙翻轉教育

六十六歲的李濤對「老」的觀點相當前衛,他相信醫學科技能讓未來人類活到二百歲,將不再有「老人」,因此目前六十到七十歲的人,努力讓自己健康挺過至少十年,就有機會踏進全新世界。若對任何新鮮事物興趣缺缺,那才是真「老」了。


李濤舉例,星雲大師九十多歲,每天寫文章、發表演講或提出新觀點,內心有抱負,就不算老。他常跟妻子李艷秋說,若哪天經過服飾店,他不再對櫥窗裡的衣服感興趣、不想再打扮,一定要提醒他,「我擔心,我的心已老了。」
李濤離開「二一○○全民開講」後,投身「善耕台灣」,作翻轉教育,關心偏鄉孩童,拍了很多翻轉老師的動人故事,但是老被同業消遣,「這種沒有收視率」。他自承:「做這個事情,真的很苦」。但為了錄唱獻給老師們的歌,他還開始學唱歌。
這幾年他挖掘台灣各地偏鄉熱血教師,因為一位熱血教師可能改變孩子的一生。他說,自己對現在的人生已經無求,只要還能做下去,當個「公益家」是自己接下來的職志,讓心不老。


資料來源: https://health.udn.com/health/story/10422/1988541

65歲小野人生轉彎當校長

「人生來到六十五歲,書也寫到第一百本,好像終於來到一個我不願來到的點,很奇妙!」作家小野今年成為法定老人,也在此時,他接任「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校長,展開人生新事業,筆耕不輟的第一百本書「一直撒野」也將在十月上市。


小野說,開辦學校從不在他人生規畫,台北市長柯文哲三月找他擔任文化基金會董事長,當時得知要以基金會名義申請技職教育實驗機構,他也曾猶豫。
小野說,他從師大畢業後只教三年書,隨即轉往電影、電視發展,但一直關注教育議題,並把理念實踐在孩子、孫子身上,寫不少親子教養的書,如今機會翩然降臨,他想「既然我一直熱衷教育,又有自己的想法,滿口教育經,怎不自己直接做?」他於是成為無給職的小野校長。
選擇人生六十五歲轉彎,「我想跟體制內教育對話。」小野說,六十五歲是「很自由的狀態」,有更多可能,這個年齡適合成為整合的角色,做計畫主持,可以面面俱到。而人生來到這裡,如今更了解生命本質,對待社會的眼光更寬容。


資料來源: https://health.udn.com/health/story/10422/1988548

年齡,只是一個數字


「老朋友,我們終究一起老去。但看起來還是青春洋溢,六十四歲生日快樂。」這是小野在臉書上寫給吳念真的生日賀詞,寫下祝福的小野年長吳念真一歲,今年六十五歲了。


六十五歲還年輕 社會重要資產六十五歲是法律定義的老人,但青春洋溢的「老人」其實不少。永遠的小燕姐爽朗、高頻的笑聲,多年來陪伴許多人,她六十八歲了,但沒有人質疑她「姐」的身分;美學大學蔣勳四年多前曾因心肌梗塞裝置血管支架,他今年六十九歲,四處講學,依舊步屨輕盈,顛倒眾生。
台灣首富郭台銘若去搭北市公車,已有使用敬老悠遊卡的資格了,而他才剛入主「夏普」,更大的鴻圖霸業即將開展;曾經每天二一○○全民開講的李濤,也六十六歲了,自嘲坐公車刷悠遊卡時,嗶完第一聲,他就開始唱歌,避免別人聽到後面的嗶嗶聲,發現那是敬老卡。
「四年級同學」裡最年長的那一班,今年邁入六十五歲,這些「老人」顛覆了老年等於暮年的刻版印象,他們是有朝氣、有魄力的忘齡族群。長期關注老人議題的民進黨立委吳玉琴指出,他們不僅比過去的六十五歲老人顯得年輕,更握有較多財富,是社會重要資產。
前飛安會主委 退休後加入社企百年前,五十五歲的人可能在十年內過世;現時六十五歲的人,卻還有廿五年到卅年要好好過活。美國史丹福長壽中心主任、心理學家卡斯登森(Laura Carstensen)指出,人類多了卅年壽命,應該要開心並進一步規畫生活。有人把這卅年視為中年的延長,有人認為老人應重新定義,更多人開始第二人生。
前飛安會主委沈啟去年十月卸下公職,退休後生活依然忙碌,有時受邀到學校、財團法人演講,還加入社會企業。她先生和友人成立新生命資訊服務公司,她入股當小股東,這家公司主要協助脊髓損傷者就業,她準備出版的新書,就是請傷者幫忙打字,書籍不販售只分送給親友,分享過去擔任公務員的心得與經驗。
建中一叟 網路寫手變暢銷作家林明進是北市建國中學最資深國文老師,在建中卅多年,早可退休,但他沒有動過退下第一線的念頭。他自稱「建中一叟」,四年前因為學生一句「這麼會講,寫篇作文來看看!」當時臉書正流行,他在學生幫忙下註冊臉書帳號,開始練習成為網路寫手,他強調:「不是新潮,是一種做給學生看的動力使然」。
杏壇退休投身紙雕 作品老外驚嘆曾任老師的王楨文和妻子董碧娥,八年多前提前告別杏壇,不滿六十歲兩人沒有就此周休七日,開始投身紙雕藝術,曾獲紐西蘭亞洲基金會點名邀請參加二○一○藝術節,現場剪出紐西蘭國寶銀蕨、奇異鳥,令老外眼界大開。
董碧娥曾在三個月內剪成兩百種形狀各異的椅子立體紙雕,半年內完成七十多本立體書。她說,找事情給自己做,分分秒秒都充實,不去想「老」這件事,就不覺得老了。王楨文認為,六十或六十五只是數字,心境才是老化與否的關鍵。
六十六歲的施濿珠做志工,投入超過廿年,從年輕做到老,她外表比實際年輕許多,保養秘訣就是當志工,她珍惜可以做志工服務的福氣,她說,「我要做到不能做為止。」
「我們還可以做有意義的事」退休後的李濤經常演講,吸引許多精神抖擻的銀髮族,他鼓勵長輩:「到了我們這年紀,只要動動腦,依我們的能力還是可以改變世界,日新又新。」講的慷慨激昂,一位九十七歲老先生站起來說:「請李濤幫助老年人,我們不只是退休老人,我們還可以做有意義的事」,全場掌聲熱烈。無關年齡,大家都希望和社會有所連結與貢獻。


資料來源: https://health.udn.com/health/story/10422/1989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