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 回目錄 ]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醫師,我好煩!精神科就醫增加 診所激增

根據衛福部統計,精神科每年就醫人次達二百六十萬多人,總就醫次數上看二千多萬次;而國內精神科診所也愈開愈多;至去年為止,基層精神科診所共有四八一家,較十年前增加近八成,而精神科家數於一○四年的年增率為近百分之五,增幅是各專科中最高。



專家分析,精神科診所蓬勃發展主因,與民眾不再排斥看精神科,以及醫師人數增加都有關係。


衛福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長諶立中分析,若以供需面來看,精神科愈開愈多有兩個主因,包括過去幾年培訓的精神專科住院醫師員額較多,但醫院能容納的醫師有限,部分選擇自立門戶,開設精神科診所。衛福部統計,二○○七年精神專科醫師有一二三九人,基層診所只有二八九家,但至去年精神科醫師增加為一六○一人、診所增為四八一家。


精神科診所增加的另一個因素,是民眾就醫需求量增加。諶立中表示,精神疾患被稱為「文明病」,國外研究顯示,愈先進國家,精神病盛行率愈高;另一項全球跨國研究顯示,四分之一人口在一生之中會有一段時間罹患精神疾病。


早年民眾對於精神病仍有偏見,更羞於去精神科就診。但隨時代進步、資訊發達,民眾對於精神疾病的認識漸增,也不再排斥就醫。諶立中舉例,過去民眾不清楚什麼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只要小孩不專心、坐不住就動輒打罵,近年對該症的討論愈來愈多,帶孩子來門診的父母也增加,精神科基層診所普及,也便於民眾就醫。


振興醫院身心內科主治醫師袁瑋說,近年國人心理衛生觀念明顯抬頭,過去少見因「失戀」求助精神科,近年卻有增加趨勢,連年長民眾也願敞開心房,與精神科醫師談談,一同面對失落感,像孩子要出嫁、退休後症候群等。


「需求雖然有增加,但供應面增加比需求快」,袁瑋觀察發現,台灣近年精神科、身心科診所愈開愈多,是因大醫院所需的精神科醫師名額有限,但專科執照每年持續核發,若醫院沒缺額只能另尋去處,開業是最快選擇。


「精神科診所數量應該已趨近飽和,」精神科醫學會理事長賴德仁分析,近年不論精神科醫師人數、基層診所數量都增加,但在健保總額有限情況下,如繼續增加將出現排擠效應,估計未來幾年成長速度將逐趨緩。


資料來源: https://udn.com/news/story/7266/2757719

糾紛少生活品質佳 準醫師熱選


早年民眾對於精神疾病有偏見,甚至連精神科醫師也被貼標籤,認為精神科醫師看起來怪怪的,甚至連醫師的母親也擔心兒子被患者「傳染」變成「肖ㄟ 」;加上過去精神科醫師薪水較少,幾乎是內、外科等「大科」的一半,因此並非醫學生的首選。但近年也有準醫師有感內、外科壓力大,為顧及生活品質而選擇精神科,也能兼顧自己與家人的心理健康。


畢業於國防醫學院的開業精神科醫師楊聰財,過去因實習時在精神科的成績是全系第一名,加上當年軍人精神疾患頻傳,曾有抽到「金馬獎」的義務役新兵,剛下部隊就因適應障礙而拿槍掃射幹部再自殺,促使軍方成立精神醫學中心(現三總北投分院),他因而選擇精神科當第一志願。


「那個年代,精神科醫師也會被貼標籤,」楊聰財說,母親年輕時曾因找不出病因而被轉去精神科就診,回來告訴家人「精神科醫師都怪怪的,問我很多奇怪的問題」。在他成為醫師頭幾年,每當別人問起,母親還會說「我兒子專門在看肖ㄟ 」,假日時還會跑去醫院附近,偷看他是否有「坐在路邊傻笑」,因為母親以前誤以為精神科醫師會被患者「傳染」而成為「肖ㄟ」,直到當上主治醫師後,母親才逐漸對精神科醫師改觀。


執業廿年後,楊聰財於七年前離開醫學中心自行開業。他說,過去擔任精神科主任,又在大學兼任副教授,一個人要做臨床、研究、教學、評鑑,加上當年社會對精神科接受度已高,但坊間診所還沒普及,因此決定開業。


精神科醫學會理事長賴德仁說,很多精神科醫師離開醫院開業的理由,多半都是因醫院工作壓力大,開診所較自由;廿年前精神科較乏人問津,是因精神科主治醫師的薪水是其他大專科的一半,但近年自行開業的醫師,收入卻不亞於其他科,加上精神科不需進行手術、醫療糾紛少,生活品質較佳,近年成為醫學生熱門選項,也有不少醫師出來開業。


資料來源: https://udn.com/news/story/7266/2757720

追虎頭蜂兄弟 把玩樂變生意

四川宜賓縣的2名「追蜂少年」洪峰、洪偉,透過兒時遊戲「飆蜂子」的發想,替家中帶入百萬元(人民幣,下同)的收益。雖曾碰上血本無歸的困境,但憑著堅定的毅力,遠赴雲南取經,他們成功解決胡蜂馴化、餵食、過冬、繁殖等問題。今年養蜂場的年產值過300萬元,扣除成本,利潤可達150萬元以上。


飆蜂子」是流行於四川農村的農閒遊戲,人類根據野蜂習性,抓1隻外出覓食或打漿的工蜂,並於足部拴上紅線,跟著紅線追跑、找尋蜂巢,並取其食之。


天性貪玩的洪氏兄弟,從記事起不論捉泥鰍、黃鱔或飆蜂子都十分拿手,且特別愛追蜂。洪峰說「看別人做很容易,不僅曾碰上找不到蜜蜂的困境,也被虎頭蜂螫過,暈了幾分鐘才清醒。」


不願擺攤做生意
被蜂叮幾次後,兄弟倆摸出飆蜂子的訣竅,第1年就搜出5個蜂巢,賺近7千元。雖然洪爸爸曾安排高職畢業的洪峰擺攤、做生意,但他認為,顧攤子很無聊!追蜂不僅好玩,還能賺錢。此後將心力集中於追蜂,「那時1公斤的蜂蛹可賣150元左右,非常好賺。」


一次偶然,洪峰見到農村有人養蜜蜂,當時他心想,「蜜蜂可以養,胡蜂為什麼不行?」靈光一閃就抓胡蜂蜂王飼養。不過養蜂和追蜂不同,難度相差甚多,洪氏兄弟不僅曾讓蜂王死一片,投入的9萬元資本也血本無歸。後來遠赴雲南「取經」後,才解決蜂王餵食、補充營養液、增溫過冬等問題。


解決養殖、馴化的問題後,洪氏兄弟找志同道合的朋友,於2013年成立胡蜂場,並大量養殖。洪峰說,「胡蜂是野蜂,雖經馴化,但仍無法像豬隻圈養。養近就會打架,至少要相隔幾十公尺。」為劃分蜂群領域,洪峰請所有親戚在家門前後掛養胡蜂。


找朋友合作開養蜂場
如今洪氏兄弟不僅開設養蜂專業合作社,養殖胡蜂、蜜蜂,年產值更可超過300萬元。洪氏兄弟的合夥人馮天宇表示,今年蜂場投入近110萬元,產值超過300萬元,利潤將過150萬元。


資料來源: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1025000929-260309

睡眠呼吸中止症 手指感測器解謎

據估計,全台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有50至200萬人,但多數人忽視。為此,學界研發無線穿戴式感測器,帶在手指上睡一覺,就可測得氧氣、心跳與活動力,就有民眾發現每晚窒息達154次、每小時缺氧20次,已是中度的睡眠呼吸中止症,可能是長年以來高血壓與糖尿病的根源。


台北醫學大學醫學資訊研究所所長郭博昭7月才於陽明大學發表歷時10年研發的「全無線貼片式多頻道睡眠生理記錄儀」雛型機,只要將小如積木的感測器貼在人體上,就能分別記錄腦波、眼動波、肌電波、心電波、呼吸、運動等生理訊號,且一次能有高達10個點的資訊能以無線的方式同步傳輸。


近來再度將感測器精簡化,一只感測器穿戴在手指,睡一覺,便能測得氧氣、心跳與活動力,資料經手機上傳至雲端分析,就能快速獲得檢查報告,準確度達九成。


郭博昭指出,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伴隨睡眠期間多次間歇性缺氧,當事人可能渾然不知,但卻會影響高血壓、自律神經失調、神經退化等疾病。


該技術目前仍在臨床試驗階段,郭博昭為母親測量發現,母親每晚窒息達154次、每小時缺氧20次,已是中度的睡眠呼吸中止症,郭母長期以來的高血壓與糖尿病恐與之有關。


雙和醫院睡眠中心主任鄔定宇指出,全台各大醫院睡眠檢查床位一位難求,一年睡眠檢查人數僅5萬人,排成等待時間動輒3到12個月,未來走進民眾家中進行居家睡眠篩檢,若篩出高危險病人,會把醫院正式檢查時間往前提,最快將於半年後實施。


資料來源: https://udn.com/news/story/11318/2793459

糖尿病神經病變 吹風都痛

皮膚被摸到,痛到飆淚,連蓋棉被、被風吹過,也會覺得刺痛,但從外表看起來,完全正常,50歲的史先生以為得了怪病,體重在半年內掉了十幾公斤,就醫才確診為糖尿病周邊神經病變。


台灣糖尿病衛教學會理事長暨鹿港基督教醫院院長杜思德表示,約有五成糖尿病患者會出現糖尿病周邊神經病變,與年齡、糖尿病病期、血糖控制不好等因素有關,提醒糖友如有不適,就應積極接受治療。


杜思德說,糖尿病周邊神經病變可分為有痛覺、無痛覺,後者對於冷熱溫度及疼痛等感覺變得遲鈍,不少人洗澡泡湯時,遭燙傷卻不自知;有人腳部受傷也不覺痛,疏於就醫,加上癒合不良,最後慘遭截肢。


部分患者是感覺異常,在單側的手指、手掌、腳趾、腳掌,出現麻木感、針刺般疼痛、燒灼感、緊束感疼痛、觸電般疼痛及蟲爬感等症狀,夜晚、天氣太冷或太熱時,神經痛更為嚴重,不少患者睡不好,情緒憂鬱。


史先生因為這種看不出來的痛,深陷憂鬱之苦,因為四肢皮膚神經異常,痛到無法坐著,如果想看電視,必須雙膝跪在軟墊、腳掌騰空,用手肘撐在桌上,幾乎沒有生活品質可言,短短五六個月,暴瘦十多公斤。


糖尿病衛教學會、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台灣神經醫學會以及台灣疼痛醫學會等機構說,糖尿病患者要定期接受神經病變及足部檢測,如有異狀,就應積極治療,才能降低疼痛,遠離截肢的威脅。


資料來源: http://www.worldjournal.com/5268280/article-%e7%b3%96%e5%b0%bf%e7%97%85%e7%a5%9e%e7%b6%93%e7%97%85%e8%ae%8a-%e5%90%b9%e9%a2%a8%e9%83%bd%e7%97%9b/

少了美國 TPP更名CPTPP向前行



受美國退出影響而停滯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有了重大突破!11個成員國在越南亞太經合會(APEC)的場合就核心要素達成協議,儘管一度傳出加拿大拒認此原則性協議而萌生變數,但日本與越南代表在11日仍正式宣布,少了美國的TPP將更名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繼續推動。


日本經濟產業大臣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與越南工商部長陳俊英,11日中午連袂在APEC國際媒體中心召開國際記者會宣布,TPP的11個會員國達成新架構共識,將TPP更名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CPTPP。


原TPP條款 20項將擱置
陳俊英表示,「已就數個基礎部分達成協議」,並強調11個會員國在美國退出後,尋求重新達成共識,在維持高品質的前提下,稍微降低標準。茂木敏充則指出,新架構下的CPTPP不再僅限於市場、交易等,還將包含投資,更注重全面平衡和完整性,同時確保所有參與者的商業利益及其他利益,並保留固有管理權,包括締約方靈活制定立法和監管重點。


加入CPTPP 台意願強烈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主政期間談妥的TPP條款,有20項將擱置,當中部分與保護勞工權益和環境有關,但仍以涉及智慧財產權居多,這方面在美國退出後,成了其餘成員國談判的主要癥結點。


以日本為首的11個TPP成員國,利用越南峴港APEC會議期間進行場邊協商,但周五的TPP峰會因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缺席引發揣測,加國貿易部長將此歸咎於弄錯時程表。目前TPP成員國中,加拿大是僅次於日本的第二大經濟體。


此外,台灣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分析,整個TPP原先的精神並未動搖,台灣樂見一個更全面、更開放的貿易協定,對任何雙邊、多邊區域經貿整合,都有強烈意願參加。鄧振中指出,台灣經濟體質相當自由開放,不過他也說,對台灣來講若要加入CPTPP,稻米等特別項目要特別注意;另外他認為,處理加入CPTPP會相對比當年加入WTO更容易些。


資料來源: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1112000560-260301

宋楚瑜向習近平喊話:剪斷歷史繩索

亞太經合會(APEC)昨閉幕。我方領袖代表宋楚瑜與各國領袖同桌共餐時,以「剪斷歷史繩索」短講,對同樣在場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喊話。宋楚瑜說,「歷史是鏡子而不是繩子」,應該「剪斷綑綁手腳的束縛,大步向前」,共同向繁榮、和平與夥伴關係目標邁進。


與美、星雙邊會談 今將晤日相安倍

另在雙邊會談,宋楚瑜除已與美國方面會晤,據悉也與星國總理李顯龍會談,今則預定安排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晤。
宋楚瑜昨召開國際記者會,談到APEC昨為所有領袖準備的工作午餐,包括美中俄等廿一位經濟體領袖均同桌共餐,並輪流發言。宋說,他在尾聲時提到,他與秘魯總統庫辛斯基都是一九四○年代出生的政治人物,襁褓時期中國和日本正在打仗;二十多歲留學美國,美國與越南又有戰事。但此時此刻,美國、越南、中國和日本,肩並肩坐在這裡,商討用和平的方式面對未來,讓他相當有感觸。

引用習「包容與參與的經濟發展」概念

宋楚瑜特別引用習近平此行強調「重視包容與參與的經濟發展」之概念,指出正如此次APEC聚焦於包容、分享和合作,領袖們聚在此處就代表都希望世界和平,宋也提出他認為重要的共同目標是「繁榮、和平與夥伴關係」。
宋接著意有所指地說,歷史是一面鏡子,而不是一根繩子,應引以為戒,但不要總是把歷史當作纏繞恩怨、束縛手腳的心結,應「趕快把繩子剪斷」,才能共同合作、大步向前。宋也直接提及中國表示,對岸提出龐大的經濟計畫,台灣、中華台北也提出相對應盡的責任,盼望一起共同推動經濟,邁向未來。宋楚瑜在記者會上說,他的演說得到領袖們許多肯定,一位領袖還讚許是「很棒的演講」。
此次參與APEC期間,宋與多少位領袖正式會談?外交部長李大維曾提到這次至少安排五場雙邊會談,宋楚瑜昨表示,「我沒有讓他失望」,也不在數字上多作延伸,例如昨領袖會議結束後,就接著進行「重要討論」。宋強調,除了坐下來的正式會談,他在許多場合也和多位領袖接觸和互動,例如與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就經貿問題交換意見等,「差堪告慰國人」。

讓世界聽到台灣的故事

宋楚瑜重申出發前的談話表示,此行不僅是「讓世界看到台灣」,也更進一步讓世界「聽到台灣的故事」,知道台灣是世界經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以有所貢獻」;宋也和許多領袖強調「你們不用選邊站」,中華台北絕對沒有排他性思維,不搞政治突破與談判,發展與世界的經貿關係是最重要目標。




資料來源: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151223